新加坡裕廊湖畔花園 | 安博戴水道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640.webp.jpg

裕廊湖畔花園實景?RSD

項目檔案|2019

項目委托:新加坡園林局

項目面積:53 公頃

景觀設計:安博戴水道

水生態設計:安博戴水道,新加坡CPG集團

游樂場設計:安博戴水道,德國Kukuk

建筑設計:新加坡CPG集團

主體施工:鴻業私人有限公司

植物施工:Prince’sLandscape

游樂園施工:CT-ArtCreation

設計時間:2014-2015

施工時間:2016-2019

裕廊湖畔花園是裕廊湖花園一期開發地塊,占地53公頃。裕廊湖花園位于裕廊區的西岸,地處最核心區域,是新加坡第一個位于市區的國家公園。經過5年的設計與施工,公園于2019年4月竣工后,成為深受新加坡市民喜愛的公共空間。開園短短一周接待100萬人次。

挑戰challenge


裕廊區曾經是一片被紅樹林和淡水沼澤覆蓋的澤國,是水鳥,蜻蜓,水獺,巨蜥和蘭花的家園。建國后,為了發展遠洋運輸業,填湖造地,并將這片沼澤和濕地規劃為工業園區。到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隨著人口的大量增加,這片曾經的工業園區慢慢又轉化為新興的住宅區,并配有地鐵,高速公路,學校,醫院和商場,成為了市民們的家園。但往日的生物多樣性已不復存在。

設計面臨的挑戰是如何通過有效的生態修復,恢復澤國風光,歸還水鳥們的舊日家園,同時滿足當下市民的生活、學習、健身需求。野性家園和社區公園,這兩者并不應該是互相沖突,互相侵占的關系。湖畔花園的設計,著眼于兩者的有機結合與互相促進:尊重植物的生境,提高動物棲息地的質量,利用生物凈化群落循環凈化水體,梳理市民與自然的親和面,寓教于樂地向年輕一代介紹濕地生物。

我們的設計What we did


湖畔花園的設計以生物友好型(Biophilic Design)設計*為原則,關注自然界層面,強調整體環境或棲息地。連接我們與自然的內在需求,增強人們對環境和場所的情感依戀,用一種深刻而基本的方式來保護自然。生物友好型設計(Biophilic Design)概念見文末)。

生物友好型設計前無互動的湖畔景觀

640.webp (1).jpg

生物友好型設計后還原裕廊湖湖畔棲息地,增強人們和自然的互動。

640.webp (2).jpg

湖畔花園平面圖


640.webp (3).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FOREST RAMBLE NATURAL PLAY AREA 

森林漫步自然游樂區

640.webp (4).jpg

01

潮水灣 Clusia Cove

潮水灣是模擬潮汐的生態池,也是玩水的去處。它由五個相接連的月牙型池塘組成。第一個池塘是生態凈化群落。回收自第五個池塘的水,經過層層水生植物和吸附層的凈化,再經過地下的紫外線消毒管,最終達到安全潔凈的水質標準,流入第二個池塘。第二個池塘是潮水淺灘。凈化后的水像潮水一樣從石縫中涌出又回落。孩子們可以在淺灘中追逐潮水,感受潮漲潮落。漫溢出的潮水流入第三個池塘。

640.webp (5).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第三個池塘是嬉水沙灘。沙灘上矗立著巨大的巖石。沙灘是小孩子們挖沙,堆城堡的地方。巖石之間是水閘,大孩子們可以用它們來控制水位。漫過沙灘的水,進入第四的池塘。

640.gif

640.webp (6).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第四和第五個池塘是生態水池,沿岸種有水生植物。被孩子們玩臟的水,在這里沉淀,化作植物的養分。池水最后循環回到第一個生態進化群落。

潮水灣生態凈化群落

640.webp (7).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潮水灣通過循環生態凈化,將回收水凈化回游泳池水的標準,供孩子們嬉水。相較于使用常規的硫酸銅、消毒粉、凈水劑進行水質凈化消毒,生態凈化群落不會對周邊自然水體的造成化學污染,不會對孩子們的皮膚造成刺激,它與周邊的自然環境融為一體,讓人們意識到大自然的驚人凈化能力。


02

野趣樂園 Nature Play at Forest Ramble

640.webp (8).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野趣樂園,是孩子們模仿濕地生物滑翔、跳躍的地方。讓年齡介于5至12歲的兒童能夠在這些游樂園林中探索自然生態,邊玩耍邊學習。

孩子們像蝴蝶一樣飄過池塘,像白鷺一樣掠過水面,像青蛙一樣躍過草叢,像蛇一樣從樹上游下,像猴子一樣爬上藤蔓,像松鼠一樣在枝頭尋找平衡,像水獺一樣挖洞,像螃蟹一樣在洞穴里暗中觀察。每一種動物都是裕廊湖區常見的,稍加留意就可以在樹上、草叢中、溪水里觀察到它們。

像蛇一樣從樹上游下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像青蛙一樣越過草叢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1).jpg

640 (1).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2).jpg

像猴子一樣爬上藤蔓

640.webp (13).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像白鷺一樣滑翔

640.webp (14).jpg

640.webp (15).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原木樂園

640.webp (16).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除了承重的鋼結構,樂園大部分的取材都是更為自然的石塊和木材。它們有的擺放成溪澗落石和枯木的樣子,仿佛是水獺在其間工作;有的壘成鳥窩的形狀,仿佛是幼鳥在等待歸巢的父母。考慮到熱帶白蟻的危害和殺蟲劑的毒性,所有有原木的區域,地基四周都由細密的鐵紗包圍。既無毒害,又能防止白蟻的鉆入,保障了樂園的安全。

640 (2).gif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半的區域是無障礙區,所有的孩子都可以無差別地在一起玩。坐輪椅的小孩子也應該有一個盡情玩耍的童年。


CREATING HABITATS FOR BIO-BIVERSITY

為生物多樣性創造棲息地

640.webp (17).jpg

Rich in biodiversity, the park will have plenty of natural spaces and trails to allow the public to get closer to nature.

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公園將有大量的自然空間和步道,讓公眾更接近自然。

640.webp (18).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9).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01

糖膠樹島 Alstonia Island 

糖膠樹島,是生態修復后的水鳥家園,也是愛好者們的觀鳥點。淡水濕地是裕廊湖區曾經最普遍的生態系統。這里的植物有著發達的呼吸根,來抵抗潮水的侵襲,比如糖膠樹(Alstonia spatulate )。這里的動物則適應了潮漲潮落,擅長利用水位的變化來覓食。

640.webp (20).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落入公園中部區域的雨水經過生態水溝的匯集,注入重建的淡水濕地。濕地和裕廊湖之間,新建了糖膠樹島。這兩者重現了裕廊湖曾經的生態群落。低水位的時候,人們可以走在濕地汀步上近距離觀察上岸的巨蜥。高水位的時候,人們可以在觀景臺上遠眺糖膠樹島上的白鷺。

02


香蘭棧道和草甸  Rasau walk and Grassland

640.webp (21).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香蘭棧道和草甸區域是鳥類和兩棲類生活的河岸濕地帶,也供人們徜徉其中。這塊區域原本是只是一片水泥停車場。通過地形修復,它被改造為一片高低起伏,緩緩向湖面延伸的草甸。

640.webp (22).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地勢低的區域,通過生態改造,沿岸種植了50多種適應潮汐變化的濕地植物,成了香蘭草,紅椰樹,野菠蘿叢生的河岸,成了巨蜥和蜻蜓的家園,成了冠斑犀鳥,白鷺和江獺覓食的地方。

大群田鷚出沒在草甸區

640 (3).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地勢高的區域,種植了成片的紅毛草和狼尾草,打造一個適合鳥兒筑巢和捕食的環境。項目建成后吸引了大群嘰嘰喳喳的田鷚出沒。鳥巢形狀的觀鳥亭由場地里回收的雨樹做成,人們可以躲在觀鳥亭里暗中觀察這些吵鬧的小鳥。

香蘭棧道

640.webp (23).jpg

640.webp (24).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鳥巢觀鳥亭和草甸

640.webp (25).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連接這兩片區域的,是穿繞其中的香蘭棧道。棧道300米長,時而纖細,時而寬闊,纖細處繞過保留的孿葉蘇木和雨樹,寬闊處留有望向湖面的座椅。人們從棧道上走過,巨蜥從棧道下穿過。黃昏的時候,棧道兩側會亮起微弱的熒光,仿佛螢火蟲在沼澤中飄蕩,為人們指引方向,但又不驚醒睡夢中的動物。

03


南部溪地 Neram Streams

南部溪地,是生態工法的實驗地,也是城市的泄洪通道。這本是一條普通排水渠,附近的居住區,馬路,學校,通過它將雨水排入裕廊湖。然而水渠會對水獺、巨蜥的造成通行困擾:過于筆直和炎熱的水泥壁,并不是它們爬行的理想河岸。于是水渠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溪地。

640.webp (26).jpg

多層嵌套平臺(離最近的行人路最少55米)多層嵌套平臺尺寸:最小為1平方米。冠層中層至中層的高度。

生態水溝

640.webp (27).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 (4).gif

溪岸用生態工法進行加固:石塊能降低水速減緩侵蝕,深根性的灌木和地被能穩固基岸,可降解的椰櫚織物能在植物的根系成熟前,暫時固定土壤。相較于硬質的混凝土,生態工法能進行夠持續的生長與自我修復,對水生生物和兩棲類更友好,同時能滿足城市排水管道的泄洪需求。

巨蜥過馬路

640 (5).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巨蜥在湖中捕魚,在濕地和溪地尋找青蛙和螃蟹。它們的最愛是南部溪地的拋石護岸,經常一動不動地癱在石灘上消食。而瀝青路面下,連接生態水溝和溪地的石砌排水溝,則成了它們最愛的過馬路方式。

公園竣工后,自從80年代從新加坡消失的水獺 ,也被吸引到公園,年輕的水獺帶領全家安居在此,經常在南部溪地和糖膠樹島附近的水域覓食,有一次則被發現在野趣樂園的沙地里打洞 。

生態池塘石籠擋墻

640.webp (28).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公園開始施工的同時,拆除了原有的停車場和水渠,砍除了病木枯木,還收集了一些散落各處的廢棄盆景石材。而這些都被回收,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利用。

640.webp (29).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顏值很高的盆景石材被用于充當石籠的門面。潮水灣的紫外線消毒管藏于半地下的控制室內。出于電氣工程師對控制室的濕度和透氣要求,控制室的用石籠壘成,而非混凝土墻。表層石籠內填回收的盆景石材。里層石籠內填從停車場回收的混凝土碎塊。

場地內廢舊的鋼筋被制作成草甸孤樹

640.webp (30).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孤樹婚紗照的取景點

640.webp (31).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從停車場和水渠中拆出來的鋼筋,則被拉直再繞緊,做成了一棵草甸中的孤樹。雷雨天,它是草甸區的避雷針,保證了這片區域的安全。晴天,它又成了新人們拍婚紗照的取景點。

可玩樂的生態原木木堆

640.webp (32).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倒下的病木和枯木,則被堆放在一起慢慢腐爛,慢慢長出蘑菇。它們是巨蜥和鳥雀覓食的地方,是生態循環的一部分。在腐爛之前,木堆和蘑菇又兼職孩子們爬高爬低的玩耍去處。


安博戴水道通過有效的生態修復,恢復新加坡裕廊湖畔花園澤國風光,歸還水鳥們的舊日家園,同時滿足當下市民的生活、學習、健身需求。尊重植物的生境,提高動物棲息地的質量,利用生物凈化群落循環凈化水體,梳理市民與自然的親和面,寓教于樂地向年輕一代介紹濕地生物。


項目概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江苏快三电视开奖直播